沙特战机在也门被击落 遭导弹猎杀全程曝光
来源:沙特战机在也门被击落 遭导弹猎杀全程曝光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2:00:35


我们俩就像老师抓不认真听讲的学生一样,发现一次,我就语重心长地和他讲一次,当时他满口答应,“听话”一次,结果下次依旧会再犯。为了保证在我不值班的时候他能遵守医嘱,我会和每一位值班医生都强调给予王强“特殊关照”,交班本上每天都写下他需要绝对卧床的注意事项。

很多时候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,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,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。虽然血氧在变差,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,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,叮嘱他绝对卧床,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,吃饭有时候也不戴。

因为不安,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,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,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,只知道我们的名字。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,是长久的沉默,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:

3月14日,在经历了33天的救治后,王强出院了。临出院前,他说“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,我的恩人,您伴我33天,我念您一生!”

病情好转的一天,病房巡视后他问我:

不到万不得已,不轻易插管

“你的病情在我们预料中,过几天就会好了,不要太担心,你有点焦虑了。”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“你基础有甲减,甲减的患者容易合并高血脂,在重病期间更容易出现脂代谢异常,你的结果只高出标准值一点,注意饮食,定期复查就行。”

说完,我笑了,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。